神魔?九重天 | 第一章

发表时间: 2015-09-24 来自: 官方

序章 我就是修罗

 

  五千年前,我只是一个每天挥舞木刀玩耍,痴迷那一声声破风之音的懵懂幼童。

 

  那个时候我的愿望是成为一名行侠仗义的大侠。

 

  四千年前,我是一名武圣,在凡俗世间已了无敌手,各国权贵争先恐后的拉拢,无数渴望成名立万的小辈没日没夜的骚扰让我烦不胜烦。

 

  那个时候我的愿望是成为一名逍遥自在的仙人。

 

  三千年前,我成了天庭卫天军的一名天军战将,在天军论武大会上败尽对手。我与三太子切磋法宝,与显圣真君论辩武道,天蓬大帅见了我必然绕道,即便是天王李靖交接予我军务,也得客气的说个请字。

 

  那个时候我的愿望是斩妖除魔,还妖邪横行的天下一个清明世道。

 

  两千年前,蛮荒之战,说不清道不明的阴谋与阳策复杂交织。一个冷酷的出卖,一个连环的陷阱,一场以一敌万的血战,我身陨魂灭,残魄附着在爱刀的断片中堕入了凡间,成了一片带着魂识的断刃。

 

  那个时候我的愿望并不是报仇雪恨,而只是想重铸身躯,再一次握住熟悉的刀柄。

 

  一千年前,千年艰辛聚灵,日夜孤独苦修,让我凝器成形,成了一个弱小的器妖。羸弱的身躯,渺小的力量,就连普通的豺狼虎豹也能轻易取走我的性命。

 

  那个时候我的愿望是获得一把好刀,一把能保护她周全的好刀。

 

  二十年前,我相助金蝉子西行取经一行人,一路斩妖除魔,历经八十一难,艰难到达了西天雷音寺,得到了真经的认可。

 

  那个时候我的愿望是得知她的下落,能再见她一面,哪怕她转世之后再也不记得我。

 

  三年前,我拒绝了天庭封赏,但没法推脱佛祖的禅赐佛号。想想也觉得好笑,一千年前我还是一只灵力低微的器妖,随时可能堕落成魔,时常被修道之人追杀,如今居然成了佛。

 

  那个时候我没有愿望。

 

  我就是修罗。

 

  很多魔怪妖邪都恐惧的称呼我为天界第一屠夫,传言我最喜欢吃饭的时候聆听被我砍去四肢的妖魔的哀嚎,每天都要残虐砍杀一百个妖魔不然就睡不着觉。

 

  其实我不喜欢砍杀妖魔,而且除了极少数天材地宝我也不吃东西,我也从不睡觉。

 

  我可是一只得道器妖,你见过你手握的长枪缠着你要饭吃吗?见过你腰间的佩剑拒绝对敌嚷嚷自己要睡觉休息吗?

 

  我最喜欢做的事只是练刀。

 

  每天我要挥一万次刀。

 

  这是数千年来的习惯,从我还是人身,到陨落成残魂,凝转成器灵,再修得人形,最后成佛,无论何时何地,每一天挥刀万次,风雨无阻从未改变。

 

  我的朋友枪神曾这样问我:“修罗啊,你每天这么练刀,就不觉得无趣么?”

 

  我当然不会觉得无趣。

 

  “那你就没有什么觉得很开心的事?”熟悉我为人的枪神当然知道我那一成不变的答案,摆了摆手,“不要再说练刀的时候最开心,”

 

  我沉默了很久,最后枪神无奈的耸耸肩:“好吧我懂了,你就是块木头,我怀疑你根本不会笑,刀就是你的恋人,你就跟你手里的刀一样,毫无温度冷的吓人,简直就是高冷的代名词。”

 

  在旁边的魅影白了枪神一眼:“你以为每个男人都得像你那样油嘴滑舌嘛?修罗这样挺好的。”

 

  然后他们两个开始斗嘴,就跟平常一样,转瞬间话唠的枪神和毒舌的魅影闹成了一片。

 

  其实刀不是我的恋人,它就是我自己。我心中的恋人可不是自己……

 

  其实我也会笑的。

 

  其实除了练刀的乐趣之外,我还是有开心的时候的。

 

  我也喜欢过一个女孩,但我不确定她是不是我的恋人。

 

  时间太过遥远,那段记忆我虽然从未遗忘,但也没有经常回味。

 

  那是一千年前,残魄修真的我由一片残存一丝神识的破碎断刃艰辛凝练灵气,费劲千辛万苦才获得了期盼数百年的一个弱小躯体,成了一名渺小的器妖。

  

第一章 狐狸的玩具

 

  西牛贺洲。

 

  方寸山。

 

  绵延百万里,秘境不尽数。

 

  这里是自古以来存在的灵韵宝地,幅员广大堪称漫无边际,并蕴藏无数奇异秘境,天材地宝,珍禽异兽,精灵怪妖。

 

  此时的方寸山哪怕在天界也没几个人关注,即使菩提老祖已经在这里建起了斜月三星洞,收徒授艺,但现在这儿对于高傲的天庭仙人们来讲还是不值得探寻的偏远凡俗区域。

 

  但这样的好地方却也是俗世凡人无法踏足的神秘境域,自盘古开天以来,能入得方寸山的只有得道成仙之人,天赋异禀之众,以及——妖魔。

 

  方寸山的无边无垠并不在它的实际疆域,而是在于位于其中无穷无尽的各种秘境,哪怕是三教皆通与天地同寿的菩提祖师,也未能一一探寻完这无数秘境。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而每一个秘境,就是一个小世界。其中又有无数秘境连接着各种偏安一隅的族裔所安居之地。这些族裔里有走兽,飞禽,异灵,奇精,邪怪,当然也少不了各种妖魔。

 

  与许多秘境一样,这也是一个没有名字的无名秘境,在方寸山中比比皆是。

 

  每个秘境的区域大小和地理环境,灵力蕴含强弱以及其中的各种生命都不一样。比如这个无名秘境就并不算大,它是一座悬浮在低空的小岛,岩石地貌较多,只有少量树木和一些灌木丛,灵力蕴含量也只能说不多不少,算是方寸山中比较普通的一个秘境。

 

  无名秘境岛边缘有一个散发着淡淡绿色光芒的圈子,这里是秘境其中一个出入口。

 

  首先是两只毛绒绒的尖尖大三角型耳廓一点点的从绿色光圈中探了出来,灵活的转动了几下,似乎在窥探秘境中的情况,半晌后一只通体纯白的小狐狸小心翼翼的钻了进来。

 

  小白狐身躯娇小,毛色顺滑,翠绿色的眼瞳中透出机智而灵动的韵味,一看就能明白它完全不是普通的野生走兽,

 

  它灵巧的穿梭在茂密灌木丛中,纤巧爪子下的粉色肉垫轻点脚下的碎石,脚步轻快的靠近秘境岛中部密林的中心。

 

  那里有个奇怪的东西。

 

  小白狐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那个东西很好玩。

 

  它是在追逐一只野兔的时候闯入这个无名秘境的,然后无意中发现了这个东西。

 

  那个东西好像是一块金属破片,最初小白狐看不出那破片是崩碎的盔甲还是断裂的兵刃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一部分,后来她观察了很久才断定这应该是一片断裂的兵刃残片,应该是一把样式普通的单刀的断刃。

 

  这片断刃斜插在密林中的一块岩石上。

 

  不足一尺,周边棱角杂乱,要不是泛着些微金属的幽光,无论谁看到都多半会以为那只是一块扁平丑陋的石头,反正一点也不好看。

 

  但这片断刃也不普通。每天午后,它会慢慢的漂浮起来,看起来很有些艰难,但却很执着的漂浮到一人高的空中,如果普通人看到多半会很惊骇,会以为是一个无形的鬼魂握着那块断刃站起身来,也许下一刻它就会凶狠的攻击过来。

 

  但小白狐并不害怕,它已经观察这个东西很久了,它知道这个东西虽然会奇怪的漂浮起来,但并不会做出什么攻击其他生物的行动。

 

这个似乎是什么奇怪兵刃断片的东西每天漂浮起来好像是在重复一些简单的动作,小白狐不知道它那缓慢的动作有什么意义,但它觉得这东西笨笨的动来动去很有趣。

 

  这块断刃就好像一个力气弱小的年幼孩童,偷拿了父亲的柴刀,笨拙的比划着从江湖卖艺大叔那里偷学的几个粗糙把式。

 

  横劈。

 

  竖砍。

 

  直刺。

 

  动作简单并且很缓慢,没有半点攻击力,当然也毫无魄力,连在旁边野花上休憩的蝴蝶都吓不到,即使在不懂武技强弱的小白狐眼中,这也只是毫无力量的简朴行动。

 

  小白狐当然不是想偷学这块断刃那笨拙的武技,好吧在小白狐眼中这块断刃也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武技,它来这里另有目的。

 

  动作灵巧的小白狐很快来到断刃所斜插的岩石旁,它看了看天色,知道每天这块断刃要活动的事件快到了,所以快速的开始了它的计划。

 

  它从旁边一个树洞里拖出了一团编织成网状的蔓藤,这团网状的蔓藤应该是经过了精心的挑选和干燥处理,晒干的藤条柔韧光滑而且散发出好闻的草香,而且互相交织的藤条也不是胡乱纠缠在一起的,而且形成均匀而细密的网格。

 

  小白狐叼住蔓藤网一头伸出的一根特别粗的藤条,嗖的一下窜到旁边一棵并不高的矮树上,灵活的不可思议一般用一双纤巧的爪子把那根藤条牢牢的绑在了树杈上。

 

  然后跳下树的小白狐又同样将蔓藤网的另一边蔓藤条绑到了斜插在岩石上的那块断刃凹陷处。

 

  这时那块断刃准时的跟往日一样,慢慢晃动了几下从岩石上拔了出来,开始漂浮上半空,绑在它上面的蔓藤丝毫没有影响它的动作,蔓藤网随着断刃的升高而拉开,这样一来漂浮在一人高位置的断刃和旁边的矮树之间形成了一个简单的吊床。

 

  而那块断刃也就开始了每天都从不间断的动作,横劈,竖砍,直刺,由于它的动作缓慢而稳定,所以一次次带动着蔓藤吊床开始了规律的左右摇摆和前后晃动。

 

  小白狐欢呼了一声,刷的一下跳到了蔓藤吊床上,高兴的打了几个滚,从树丛间洒下的温暖阳光让它发出了喜悦的呼噜声。

 

  不要奇怪一只小白狐居然会这么灵巧人性的手工,居然会做出这么复杂的举动,这里可是方寸山秘境,有一些独特灵精族裔,这只小白狐可不是凡俗世间那些普通的狐狸,它不但聪明无比,而且还……

 

  “啊啊,”小白狐侧卧在微微晃荡的藤蔓网兜中,惬意的甩动着自己漂亮蓬松的狐尾,发出一声慵懒的长叹,“没错,就是这样慢慢摇,中午晒着太阳在慢慢晃动的吊床上睡个午觉,真是太享受了!”

 

  是的,小白狐会说话,它,嗯,应该可以换成她,毕竟小白狐的声音是很悦耳清新的少女嗓音。

 

  小白狐是方寸山中不多见的灵狐一族,灵兽一族可不是妖怪什么的,而是真真正正的天赋灵精,天生就拥有极高的灵力,拥有很长的寿命,也有不少特殊的能力,当然也比世俗凡人或者普通的妖魔要强大的多,也比其他族裔更容易修炼有成。

 

  在灵狐一族历史中,不少修炼有成的灵狐得到了真正仙人的点化成为了仙人的坐骑或者战宠,当然修仙得道的灵狐是没有的,灵狐一族虽然也算精灵族裔中的强盛上位种族,但比起曾有不少修道成仙的天狐一族来说,他们还是得甘拜下风就是了。

 

  不过那怕只是成为天界仙人的坐骑或战宠,在灵狐一族的眼中也是了不得的成就了。毕竟大多数灵狐一族说不定终生都只能在秘境生活,运气不好可能丧生在强大残忍的天敌手中,也有一些灵狐堕落成了妖魔的爪牙之类的。

 

  总之小白狐只是灵狐一族中的普通一员,当然了,她的年龄还小,哪怕是聪慧的灵精一族,幼年的小白狐也跟世俗凡人的小孩子一样,非常贪玩,好奇心异常强烈,热衷于各种在大人眼中有些可笑的小小探险。

 

  小白狐发现这个小小的无名秘境很长时间了,她谨慎的探索了这个漂浮在半空的悬空岛,发现没有强大的天敌,也没有其他灵精族裔的踪迹。所以毫不客气的认为自己就是这个小小秘境的所有者,这里也成为了她经常出入的第二个家。

 

  在小白狐的眼里,这里就是她的秘密乐园。这个秘境的灵气对她来说还不错,里面也只有一些普通的小鸟和弱小的小兽,由于悬浮在低空,岛上的植物也不密集,所以这里的阳光照耀很充沛,让特别喜欢晒太阳的小白狐非常满意。

 

  而且这里还有那个古怪而有趣的断刃。小白狐对这块断刃很有兴趣,舍不得跟其他族人分享,别说关系不太好的其他同龄幼小族人,连自己的父母她都没有透露,而是心中暗喜的保守着这个小小的秘密。

 

  “你这东西真好玩,”侧卧在不断晃荡的蔓藤吊床上感受着暖洋洋的阳光,小白狐闭着眼睛喃喃自语,“每天都这么动来动去的也不烦,不过这样也好,晒太阳的时候你能帮我摇吊床,太热了可以帮我扇风纳凉,抓鱼的时候还可以帮我晃鱼饵,真是太好用了……”

 

  翻了个身,打了个呵欠的小白狐继续嘀咕着:“可惜你太笨了只会这样动来动去晃荡,不过本姑娘大人有大量,看在你这么笨的情况下就大度原谅你了。”

 

  空中漂浮的断刃仍然枯燥而单调重复着那几个动作。

 

  小白狐也不指望这块奇怪的断刃跟自己搭话,继续唠叨着,“说起来你还是有点功劳的,所以为了奖励你本姑娘决定给你取个名字,嗯,我想想……不如就叫……”

 

  这时一个带着点无奈的男子声音响了起来:“我有名字,我叫修罗。”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乐玩游戏---------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神魔2.0】官网

神魔2.0

神魔2.0图标

角色|150.53M

系统: Android2.3

版本: 3.1.97

更新时间: 2015.12.30

  《神魔》超人气青春新派手游《神魔2.0》,520青春公测...[详情]
  《神魔》超人气青春新派手游《神魔2.0》,520青春公测盛大开启!人气女神Angelababy邀你挑战全球独家撕名牌玩法!三大新角色酷炫出击,震撼新场景火爆开放,命运之战与女神巅峰对决,婚礼玩法等你迎娶真爱!想玩就玩,直面挑战,快来释放你的青春力量!

提示

领取该礼包需要登录,请您先登录
取消 前往登录

领取礼包激活码成功

复制
提示: 您可以在首页点击右上角用户名查看已领取的礼包